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
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  |  設為首頁
安徽作家網

安徽省作協主辦

【評論圓桌】李云|新時代需要真詩、新詩和“新史詩”

發布時間:2019-03-19  來源:文藝報  作者:李云

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、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指出,“改革開放近40年來,我們黨領導人民所進行的奮斗,推動我國社會發生了全方位變革,這在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,在人類發展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。面對這種史詩般的變化,我們有責任寫出中華民族新史詩。”這里我想總書記不僅是對文學藝術工作者提出的,更是對每位詩人提出的目標和任務。而要完成這一重要任務需要有責任感的詩人們樹立文化自信心、堅持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,遵循藝術規律,切實創作出真詩、新詩以及人民喜歡的詩和與時代精神相符的詩。

毋庸置疑,近40年來,我們的新詩總體發展是好的,產生了一批精品力作,對于凈化人民心靈,提升人民美育,謳歌時代變化,抨擊時弊流俗,鼓舞人民投身改革開放實踐中去的熱情和激情,起到了教化作用、催化作用、鼓舞作用和美育作用。尤其詩文本和詩流派呈現出輝煌璀璨和風姿搖曳的局面。但是我們不可回避的是詩歌現場也還存在著一些差強人意的地方,中國新詩肌體染上不同程度的疾病,表現為“虛熱癥”、“盲目癥”、“巨肥癥”、“千人一面癥”、“跛腿癥”等,即全國各地詩歌“虛熱”高漲,各種詩歌節比農村趕集還多;一些詩人的創作是“盲目”狀的,看不到新時代巨大的變化,只寫瑣屑的口水詩、下半身詩;全國偽詩人群巨大,作品“千人一面”類同化過多;創作精品的“腿短”,泛詩歌一般性非詩“腿長”等病癥,已經或多或少影響著我國新時代詩歌的健康發展。同時還派生出當下詩壇“五多五少”現象,所謂“五多五少”:一是裝神弄鬼的詩人和詩作多,向高難度寫作的詩人和詩作少;二是瑣屑情感、私密情感表達的多,關注當下人們真實情感共性問題和個體精神層面獨特表達的少;三是黑、灰、黃類的詩作多,以創作“四個謳歌”為主題的精品力作少;四是以模仿和高仿西方或翻譯體的詩作多,繼承和發揚中華文化和中國漢詩新氣象新美學理念的作品少;五是一般化平庸詩作多,對新時代、新事物、新物象、新格局的詩性表達少。這些現象的存在,既有詩歌方向引導不力的問題,也有詩人自身價值取向、美學傾向和修為所致等諸多因素的綜合作用,所以目前為止尚沒有創作出驚世駭人、發人深省、膾炙人口、影響深遠的新史詩精品大作來,這是真實現狀,誰都不能否認其存在。

新時代需要真正的詩歌,需要能客觀和詩意地反映時代特征的真詩。

新時代的人民需要真正的新詩好詩,需要有個性、有品質、有美感、有思想的新詩好詩。

“歌詩合為事而作”,縱觀詩歌的發展史,每個重要的歷史節點總會有偉大的詩人和偉大的詩作產生。新詩創始的1917年是這樣,抗日時期是這樣,改革開放之初也是這樣,我們在進入新時代之后,我們的詩歌文本給這個時代,給我們的人民提供的精神營養是不夠的。造成的原因,我個人認為有幾個方面:一是有些詩人深入生活和扎根人民不夠,總是沉浸在“象牙塔”里尋章摘句;二是有些詩人更多沉浸在各種虛熱的“詩會”、“詩賽”的走穴隊伍里,沒有時間寫該寫的作品;三是有些詩人本能地拒絕創新,抱殘守缺,滿足于自己過去的創作成就,沉睡在已有的美學理念上,不斷重復自己;四是有些詩人故弄玄虛,以實驗為由,制造出一些垃圾,仿佛自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大神,站在半空中,說著鬼話、夢話、神話、醉話,就是不說人話,對人們的冷暖、民間的疾苦和歡欣不去了解、體味、發聲、呼吁,只是喃喃自語,自說自話;還有,只是看到新時代發展的一些不足就變形放大在詩行里,沒有底線地進行所謂的“諷刺與批判”。長此以往,中國新詩必將走向繁榮的負面,走向萎縮的危途。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強調,宣傳和文藝工作者要樹立正確的“歷史觀、民族觀、國家觀、文化觀”,并自覺地“講品位,講格調,講責任”。作為有責任感、有擔當的真正詩人,我們理應擔負起為時代謳歌,寫出中華民族新史詩的重任。這是黨和人民、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和義務,也是我們自己的良心和知識分子的擔當所決定的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詩人們有對新時代的本質特征和內部真實的認知。我們一定要了解和發現新時代和過去的五千年、二千年、近百年以及改革開放40年的內部聯系和不同,新時代的人們的精神面貌和真實訴求是什么,我們該用怎樣的視角、心態和思想去看待它們的變化,發現它們的獨特性,用全球化的當代視野來打量中國當下發展的歷史性、必然性和優越性,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在思想層面完成創作新史詩的根本任務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詩人們有“刮骨療傷”的決心和勇氣。剖析我們詩歌創作的流俗病灶和“癌細胞”,認識自己的不足,方能修正我們的創作方向,從而強身健體,告別病癥,讓自己強大起來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詩人切實深入生活,到人民當中去。生活是人類全部創造的源泉,深入生活,扎根人民是創作的“不二法門”,唯有深入生活,方能了解和發現我們新時代的第一現場和最根本的現實存在,唯有扎根人民,才能了解和掌握人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詩,以及他們的喜與樂、愛與恨,也才有可能寫出不辜負時代和人民的好詩來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詩人們端正正確的創作方向,要確實解決“小我”的問題。所謂“小我”本質上是宇宙觀的問題,是藝術趣味的問題,要從“小我”的狀態走出來,步入“大我”的格局,切實解決從“觀望新時代”到“趕上新時代”以至“寫出新時代”和“寫好新時代”的問題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詩人能寫好新詩,寫好真詩。“真”是“新”的前提,“新”體現了“真”的提高與超越。寫好新詩,這里的新詩是指新時代所需要的內容新鮮、美學理念新穎、思想新、語詞新、形式新的新詩,不是脫離當下生活的所謂“新詩”。寫好真詩,是針對當下一些寫“偽詩”、“非詩”而言的,一些人為了刷知名度和存在感,每天都在制造一些“偽詩”、“非詩”,這些詩是垃圾,是個人的情緒分泌物,是讓人不恥的,有責任的詩人,一定要自尊自愛,向難度寫作,不可復制自己,一定要有為新時代寫新史詩的決心和信心,不斷煉思想煉文字,使自己的作品在新史詩的寫作建筑中發揮促進作用。寫真詩需要真心真情真誠,寫好詩需要守正創新,需要嚴謹思考,需要潛心創造,不寫假詩,不寫非詩這是根本的要求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詩人既心存高遠,又腳踏實地。一定要從小悲哀、小感動、小情緒、小歡喜和沉溺于語言內部煉金術的小伎倆中走出來,要有大格局、大抱負,才可能有大的作為,踏實做人作詩。回到生活的原點,發現詩意,去書寫新時代的詩情。

完成新史詩創作重任,新詩再創輝煌,需要全體有責任、有擔當、有情懷的詩人們共同努力,共同奮進。我們偉大的民族有著悠久的詩歌傳統,特別是在一些轉折、奮進的時代,往往賢哲挺生,他們秉筆抒胸意,妙手著華章,綿延至今。讓我們一起以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“舉旗幟、聚文化、育新人、興文化、展形象”為指導,遵循詩歌創作規律,讓我們持有為民之心,關注新時代的蒼生大地,讓我們擁有寬闊視野,把握時代脈搏,看清新時代飛速發展的前世今生,走進億萬人民中去,和他們同頻共振,讓我們涅槃一次,重生一次,為這個偉大的新時代唱出一曲偉大的新史詩。

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 今日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福彩20选5玩法 重庆时时销售点地址 时时彩宝典安卓版42 十一选五一定牛天津 上海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26选5开奖最新信息 2019年28期六肖中特 36选七超长版 足彩任九开奖奖金计算